《积极参与全球能源治理体系改革和建设行动计划》立足新发展阶段,全面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以推动以高质量发展和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以改革创新为根本动力,以满足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为根本目的深入推进能源消费革命、供给革命、技术革命、制度革命,全面加强国际合作,做好碳排放达峰工作。 碳中和工作,统筹稳增长和调结构,处理好发展与减排、整体与局部、长期目标与短期目标、政府与市场的关系,着力增强能源安全稳定着力提升能源产业链现代化水平,加快建设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加快建设能源强国,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提供坚实可靠的能源保障。 1.增强能源供应链的稳定性和安全性。 强化底线思维,坚持立足全国,补齐短板,提供多元化保障,强化储备,完善产供储销体系,不断增强风险应对能力,确保市场稳定安全产业链、供应链。 经济稳步发展。 (一)强化战略安全,提升油气供应能力。 加大国内油气勘探开发力度,坚持陆海并重,加强重点盆地、海域油气基础地质调查和勘探,夯实资源连续性基础。 加快动用储量,做好已开发油田“控衰”“增产”工作,支持新模式新业态发展。

完善分布式电源发展新机制,促进电网公平接入。 培育壮大综合能源服务商、电能存储企业、负荷集成商等新兴市场主体。 打破新能源模式、新业态在市场准入、投资运营、参与市场交易等方面存在的制度障碍。 创新电源并网荷储一体化和多能互补项目规划建设管理机制,推动项目规划、建设实施、运行调整和管理一体化。 培育和发展二氧化碳捕集、利用和封存新模式。 (二)建设现代能源市场,优化能源资源市场化配置。 深化电力体制改革,加快建设和完善中长期市场、现货市场和辅助服务市场有机衔接的电力市场体系。 按照支持省份、鼓励地区的方向推进电力市场建设,推动建立全国统一的市场体系。 深化配售电改革,进一步向社会资本放开售电和增量配电业务,激发现有供电企业活力。 创新有利于非化石能源发电消纳的电力调度和交易机制,推动非化石能源发电有序参与电力市场交易,以市场化方式拓展消纳空间,试点绿色电力电力交易。 引导支持储能设施和需求侧资源参与电力市场交易,提升系统灵活性。 加快完善天然气市场顶层设计,构建竞争有序、供应保障高效的天然气市场体系,完善天然气交易平台。 完善原油期货市场,适时推动成品油、天然气等产品期货交易。 推动国家和区域煤炭交易中心协调发展,加快构建统一开放、层次清晰、功能齐全、竞争有序的现代煤炭市场体系。

深化价格形成机制市场化改革。 进一步完善省级电网、区域电网、省际跨地区专项工程、增量配电网价格形成机制,加快输配电价结构合理化。 继续深化燃煤发电、燃气发电、水电、核电等上网电价市场化改革,完善风电、光伏发电、抽水电价格形成机制水电,建立新的储能价格机制。 建立健全电网企业代理购电机制,有序推动工商用户直接参与电力市场,完善居民分级电价制度。 研究完善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 稳步推进天然气价格市场化改革,降低配气水平。 落实清洁取暖电价、燃气价格、热力价格等政策。 (三)加强能源治理体系建设,推进能源依法治理。 完善能源法律法规体系,建立以能源法为指导,煤炭、电力、油气、可再生能源等领域单项法律法规为支撑,相关配套为补充的能源法律法规体系。法规。 加强新​​能源标准体系建设,制修订支持能源低碳转型的重点领域标准和技术规范,提高能源标准国际化程度,组织能源资源计量和碳排放核算服务示范。 深化能源行业执法体制改革,进一步整合执法队伍,创新执法方式,规范自由裁量权,提高执法效率和水平。 加强政策协调和保障。 围绕推动能源绿色低碳发展、安全保障、科技创新等重点任务落实,完善政策制定和实施机制,完善和落实财税、金融等配套政策。

落实相关税收优惠政策,加大对可再生能源、节能减排、创新技术研发与应用、低品位难用油气储量、致密油气田、页岩油、尾矿等领域的支持力度勘探、开发和利用。 落实重大技术装备进口免税政策。 构建绿色金融体系,加大对节能环保、新能源、二氧化碳捕获、利用和封存的金融支持,完善绿色金融激励机制。 加强能源、生态、环境保护政策引导,依法开展能源基地开发建设规划、重点工程等项目环境影响评价,完善土地、用海政策,严格落实区域“三“线一单”(生态保护红线、环境质量底线、资源利用上限和环境准入负面清单)生态环境分区控制要求。 建立可再生能源消纳责任权重引导机制,实施消纳责任考核,研究制定可再生能源消纳增量激励政策,推动绿色电力证书交易,强化可再生能源消纳保障。 加强能源监管。 优化能源市场监管,加大行政执法力度,维护市场主体合法权益,促进市场公平竞争、规范交易和信息公开,持续优化营商环境。 加强能源行业监管,确保国家能源规划、政策、标准和项目有效实施。 完善电力安全监管执法体系,推动监管体系合理化,构建监管长效机制,强化工程建设和运行安全监管。 完善能源行业自然垄断环节监管体制机制,加强公平公开、运行调度、服务价格、社会责任等方面监管。

创新监管方式,构建标准统一、信息共享、协同联动的监管体系,全面推行“双随机、一公开”监管模式,推动构建以信用为基础的监管新机制。 四、全球能源体系发生深刻变化,能源结构低碳转型加快。 进入本世纪以来,全球能源结构加快调整,新能源技术水平和经济性大幅提高,风能、太阳能利用得到大力发展,规模增加数十个。次。 全球应对气候变化开启新征程。 《巴黎协定》得到国际社会广泛支持和参与。 过去五年,可再生能源提供了全球新增发电量的约60%。 中国、欧盟、美国、日本等130多个国家和地区提出了碳中和目标。 全球主要经济体都在积极推动绿色经济复苏。 绿色产业成为重要投资领域,清洁低碳能源发展迎来新机遇。 能源系统多元化迭代演进蓬勃发展。 能源体系变革正在加速。 去中心化、扁平化、去中心化的趋势特征日益明显。 分布式能源发展迅速。 能源生产正在逐步向集中式和分散式系统转变。 系统模式逐步由大基地、大网络向以大基地、大网络为主转变。 与微电网、智能微电网并行改造,促进新能源利用效率的提高和经济成本的降低。 新能源储存、氢能有望大规模发展,带动能源体系形态发生根本性变化。 新能源比重逐步提高的新型电力体系建设蓄势待发。 能源转型的技术路线和发展模式趋于多元化。 能源产业智能化升级进程正在加速。

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现代信息技术正加速与能源行业深度融合。 智能电厂、智能电网、智能机器人勘探开采等应用快速推广,无人值守、故障诊断等能源生产运营技术信息化、智能化水平不断提升。 综合能源服务和智慧用能模式在工业园区、城市社区、公共建筑等领域大量涌现。 能源系统正朝着智能化灵活调节、供需实时互动方向发展,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方式深刻变革。 能源供需多极化格局深入演变。 全球能源供需深度调整进一步呈现消费重心东移、生产中心西移的趋势。 近十年来,亚太地区在全球能源消费中的比重持续增加,北美地区原油和天然气产量增量分别达到全球增量的80%。 %及30%以上。 能源低碳转型推动了全球能源格局的重塑。 许多国家积极发展新能源,加快化石能源清洁替代,带来全球能源供需新变化。 五、积极参与全球能源治理体系改革和建设,推动全球能源治理体系完善。 运营好“一带一路”能源伙伴合作平台,举办国际能源转型论坛。 在中阿、中非联盟、中国-中东欧、中国-东盟等相关能源合作平台和亚太经合组织可持续能源框架下加强联合研究,扩大培训交流中心。 加强与国际能源机构、国际可再生​​能源机构、石油输出国组织(0PEC)、国际能源论坛、清洁能源部长会议等国际组织和机制合作,积极参与和引导联合国、二十国集团(G20)工作,亚太经合组织、金砖国家、上合组织等多边框架下的能源合作。

加强能源领域应对气候变化国际合作。 坚持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推进中美清洁能源合作,深化中欧能源技术创新合作,形成能源领域应对气候变化、促进绿色发展的合力,推动实施《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及其《巴黎协定》》。 积极开展能源领域气候变化南南合作,进一步加强与其他发展中国家的能源绿色合作,支持发展中国家落实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增强能源领域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改变,展现我们积极参与全球气候治理的大国责任。 参考:《“十四五”现代能源体系规划》“增产”,推动老油气田稳产,加大新区产能建设,确保持续稳产增产。积极扩大勘探开发非常规资源开发,加快页岩油、页岩气、煤层气开发力度,石油产量稳步上升,力争2022年升至2亿吨水平,并长期保持稳产。天然气产量快速增长,力争2025年达到2300亿立方米以上。加强平安战略技术储备,做好煤制油气战略基地规划、布局和管理在统筹考虑环境承载能力的前提下,稳步推进规划项目有序实施,建立产能和技术储备,研究推广内蒙古鄂尔多斯、陕西榆林、山西山西等地。 、新疆准东、新疆哈密等煤制油战略基地。 按照不与粮食争土地、不与人争粮食的原则,提高燃料乙醇综合效益,大力发展纤维素燃料乙醇、生物柴油、生物喷气煤油。 和其他非食品生物燃料。

(二)提高安全生产水平,强化煤炭安全基础保障。 优化煤炭产能布局,建设山西、蒙西、蒙东、陕北、新疆五大煤炭供应保障基地,完善跨区域煤炭运输渠道和集疏运体系,增强跨区域煤炭供应保障能力。煤炭供应保障能力。 继续优化煤炭生产结构,重点发展先进产能,部署一批资源条件好、竞争力强、安全标准高的大型现代化煤矿,加强智能、安全、高效矿山建设、禁止建设高风险矿山,加快淘汰落后煤矿。 对具备生产能力、无效产能、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的煤矿进行关闭退出。 建立健全以企业社会责任存储为主体、地方政府存储为补充、产品存储与产能存储有机结合的煤炭存储体系。 发挥煤电的支撑和调节作用。 统筹保障电力供应和污染减排,根据发展需要合理建设先进煤电,保持系统安全稳定运行所需的合理余量,加快煤电由主力电源向主力电源转变。改造基础保障和系统调节电源,充分发挥现有煤电机组应急调峰能力,推进配套和调频等辅助服务。有序调控电源。 提高天然气储存和调节能力。 协调推进地下储气库、液化天然气接收站等储气设施建设。 建立供气企业、国家管网、城市燃气公司、地方政府协同履约新机制,推动各方落实储气责任。 同时提高管储调节能力、地下储气库产气调节能力、LNG气化外输调节能力,提高天然气管网旺季保供和调峰能力。

全面实行天然气购销合同管理,坚持合同保障供应,加强供需市场调控,强化居民用气保障,优化天然气使用方向,优先新增天然气量,保障居民用气北方地区的生活需求和冬季清洁取暖。 到2025年,全国集中部署的储气库容量将达到550亿至600亿立方米,约占天然气消费量的13%。 维护能源基础设施安全。 加强重要能源设施安全防护和防护,完善联防联控机制,重点保障核电站、水电站、枢纽变电站、重要换流站、重要输电通道、大型能源化工工程安全等设施,加强油气管道保护。 全面加强核电安全管理,实行最严格的安全标准和最严格的监管,始终将“安全第一、质量第一”贯穿于核电建设、运营、退役等各个环节,落实全链条安全责任继续提高在运和在建机组安全水平,确保不出现问题。 继续通过中央预算内专项投资支持煤矿安全改造,提高煤矿安全保障能力。 (三)加强应急安全管控,强化重点区域电力安全。 按照“重点保障、地方抗灾、快速恢复”的原则,以直辖市、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为重点,提高电力应急保障和事故恢复能力。 统筹地方电网结构优化和互联输电通道建设,合理提高核心区域和重要用户相关线路和变电站建设标准,加强电网事故中的相互保障。

推进地方应急电源建设,鼓励有条件的重要用户发展分布式电源和微电网,完善用户自有应急电源配置,统筹安排城市黑启动电源和公共应急移动电源建设电源。 “十四五”期间,在重点城市部署了一批坚强的地方电网。 提高能源网络安全管控水平。 完善电力监控系统安全防控体系,强化电力、油气行业关键信息基础设施安全防护能力。 推动北斗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在能源行业的应用。 加强网络安全关键技术研究,推动能源行业和企业网络安全态势感知和监测预警平台建设,提高风险分析研判预警能力。 加强风险管理和应急管控。 开展重要设施和关键环节隐患排查治理,加强设备监测和巡检维护,提高地震、地质灾害、极端天气、火灾等安全风险预测预警和防御应对能力。 推进电力应急体系建设,强化地方和企业主体责任,建立电力安全应急指挥平台、培训演练基地、救援队伍和专家库。 完善应急预案体系,制定突发情况应急预案,开展应急实战演练,提高快速反应能力。 建立健全电化学储能、氢能等建设标准,强化重点监管,提高产品本质安全水平和应急处置能力。 合理提高能源领域安全防御标准,完善电力设施保护、安全防护、反恐防范等制度标准。

2.优化能源发展布局,统筹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加强区域能源供需衔接,优化能源开发利用布局,提高资源配置效率,推动农村能源转型和促进农村能源转型乡村振兴。 (一)合理配置能源资源,改善能源生产供应格局。 充分发挥能源富集地区战略安全支撑作用,加强能源资源综合开发利用基地建设,提高国内能源供应安全水平。 加大就近能源开发利用力度,积极发展分布式能源,鼓励风电、太阳能就地优先消纳。 优化能源输送格局,减少能源流交叉和绕行,提高运输通道利用率。 有序推进大型清洁能源基地对外送电,提高现有渠道外送可再生能源电力比例,新建渠道外送可再生能源电力比例不低于50%。 优先规划可再生能源电力输送比例较高的通道。 。 加强重点区域能源供应保障和互助能力建设,着力解决东北及“两湖一江”(湖北、湖南、江西)等地区煤电周期性供需问题地区。 加强跨省区间电力、油气输送通道建设。 稳步推进资源丰富地区输电,加快现有通道配套电源投产,重点建设金沙江上下游、雅碧河流域等清洁能源基地输电通道、黄河上游、新疆“冀”字湾、河西走廊。 、完善送受端电网结构,完善交流电网对直流输电通道的支撑。 “十四五”期间,现有通道输电容量将新增4000万千瓦以上,新建跨省区间输电通道将超过6000万千瓦。 省际、跨区直流输电通道平均利用小时力争达到4500小时以上。

完善原油和成品油长输管道建设,优化东部沿海炼厂原油供应,完善成品油管道布局,提高成品油管道比重。 加快天然气长输管道和区域天然气管网建设,推进管网互联互通,完善液化天然气储运体系。 到2025年,全国油气管网将达到约21万公里。 (二)协调提升区域能源发展水平,推动西部清洁能源基地绿色高效发展。 推动黄河流域、新疆等资源丰富地区煤炭、油气清洁高效利用绿色开采和清洁高效利用,合理控制黄河流域煤炭开发强度和规模。 以长江经济带上游四川、云南、西藏等地区为重点,坚持生态优先,优化大型水电开发布局,推进西域水电工程建设——东部电力传输。 积极推进多能互补清洁能源基地建设,科学优化供电规模比例,优先利用现有常规电源实施“风、光、水(蓄)”等多能互补项目”、“风、光、热(储)”,大力发展风电、太阳能发电等新能源,最大限度地利用可再生能源。 “十四五”期间,西部清洁能源基地年综合产能将新增3.5亿吨标准煤以上。 提高东中部地区清洁低碳能源发展水平。 以京津冀及周边地区、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为重点,充分发挥区域比较优势,加快能源结构调整,实施能源生产和消费绿色转型示范。 安全有序推进沿海核电项目建设,协调推进海上风电规模化发展,积极发展风能、太阳能、生物质能、地热能等新能源。

大力开展源、网、荷存储一体化。 加强电力、天然气等清洁能源供应保障,稳步扩大区外投入规模。 Strictly control coal consumption in key areas for air pollution prevention and control, and optimize the production capacity structure on the basis of strict control of the scale of refining production capacity. During the “14th Five-Year Plan” period, the annual non-fossil energy production capacity in the eastern and central regions increased by more than 150 million tons of standard coal. (3) Actively promote rural energy reform and accelerate the improvement of energy infrastructure in rural and remote areas. Improve the level of rural energy infrastructure and public services, implement rural power grid consolidation and upgrading projects, continue to strengthen the construction of rural power grids in poverty-stricken areas, improve the level of rural power security, and promote the upgrading of rural energy electrification. Improve power transmission and distribution capabilities to remote areas, and explore the construction of high-reliability renewable energy microgrids in rural and remote areas where conditions permit. When the gas source is guaranteed and the economy is affordable, the extension of gas supply facilities to rural areas will be promoted in an orderly manner. Support major energy infrastructure projects in old revolutionary areas to start construction as soon as possible according to procedures when conditions are met. Strengthen rural clean energy security. Improve the supply capacity of green power in rural areas, implement the Action of Lighting for Thousands of Households and the Action of Harnessing the Wind in Thousands of Townships and Villages, actively promote the construction of distributed photovoltaic and decentralized wind power such as rooftop photovoltaics, agricultural photovoltaic complementation, and fishery photovoltaic complementation, and develop and utilize biomass according to local conditions. energy and geothermal energy to promote the formation of new energy industries that enrich the people. Adhere to the promotion of clean heating in winter in rural areas in northern areas according to local conditions, increase the promotion and application of clean heating methods such as electricity, gas, and biomass boilers. In rural areas with decentralized heating, use local materials to promote household bioplastic fuel stoves for heating.

Implement rural pollution and carbon reduction actions. Actively promote the green transformation of rural production and lifestyle, promote agricultural energy-saving technologies and products, and accelerate the clean substitution of energy in agricultural production, agricultural product processing, domestic heating, cooking and other fields. Strengthen the resource utilization of rural production and domestic waste, livestock and poultry manure, comprehensively implement the comprehensive utilization of straw, and improve the rural living environment and ecological space. Actively and steadily promote the management of loose coal and strengthen the clean utilization of coal. Carry out the construction of green and low-carbon development demonstration areas on a county-wide basis, and explore the construction of “zero-carbon villages” and other demonstration projects. 3. Enhance the efficiency of energy governance, deepen the reform of electricity, oil and gas systems, continue to deepen the reform of “decentralization, regulation and service” in the energy field, strengthen interim and ex-post supervision, accelerate the construction of modern energy markets, improve energy laws, regulations and policies, and rely more on market mechanisms to promote Save energy, reduce emissions and reduce carbon emissions, and improve energy service levels. (1) Stimulate the vitality of energy market entities and relax energy market access. Implement foreign investment laws and regulations and the negative list system for market access, and revise relevant laws and regulations in the energy field. Support various market entities to equally enter the energy field outside the negative list in accordance with the law. Promote marketization in the field of oil and gas exploration and development, implement a competitive transfer system for exploration blocks and a more stringent block exit mechanism, and accelerate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oilfield service market. Actively and steadily deepen the mixed ownership reform of state-owned enterprises in the energy field to further attract social investment into the energy field. Optimize the organizational structure of the energy industry. Build an energy enterprise with creative and innovative vitality. Further deepen the reform of the separation of main and auxiliary power grid enterprises and the separation of factories and grids, and promote the diversification of investment entities in pumped storage power stations.

Promote the market-oriented reform of competitive businesses such as equipment manufacturing, engineering construction, technology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and information services in the oil and gas field. Deepen the reform of the oil and gas pipeline network construction and operation mechanism, guide local pipeline networks to integrate into the national pipeline network company in a market-oriented manner, support various social capital investments in oil and gas pipeline network and other infrastructure, formulate and improve pipeline network operation and dispatch regulations, and promote the formation of a national “first “Open the net”. Promote the fair opening of oil and gas pipeline network facilities to third-party market entities, improve the ability to intensively transport oil and gas and provide fair services, and consolidate the responsibilities of all parties to ensure supply.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