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治理体系_能源治理与法律前景_能源治理/

“与固定源治理相比,移动源治理相对滞后,主要原因是通过推动排放标准的实施,减少新移动源污染物的排放。” 刘秉江说,“我举一组数据,我国现有机动车辆有4亿多辆,其中柴油卡车超过2000万辆;移动源除了机动车辆外,还包括非道路移动机械、其中工程机械超过1000万台,农业机械超过4000万台。

刘秉江提到,根据监测,PM2.5从形成、发展、峰值、最后消散基本都是由硝酸盐驱动的。 “我国氮氧化物排放量处于较高水平,机动车等移动源已成为我国氮氧化物排放第一大源。移动源排放的挥发性有机污染物居高不下,也是夏季的一大贡献者臭氧污染。”

刘秉江表示,为减少移动源排放,生态环境部会同有关部门印发了《消除重污染天气、防治臭氧污染、柴油车污染行动计划》 ,并推出移动源“五大行动”。

“五大行动”之一,公转铁运营的关键是铁路专用线建设。 “已推广的700多条铁路专用线,主要是对港口码头和大宗货物运输企业的铁路专用线进行补充。目前企业使用铁路运输的意愿较强,补短板是关键”。 刘秉江说道。

“生产1吨钢材,一般需要运输5吨材料,全部采用柴油卡车运输,排放量巨大。” 刘秉江说道。

目前,我国新能源重卡方兴未艾。 推进柴油货车清洁化,优先使用新能源重卡,或使用国六、国五车辆进行运输,淘汰老旧高排放国三车辆。 据刘秉江介绍,目前京津冀及周边地区有超过3万辆新能源重卡正在推广,其中包括换电电动重卡、氢能源重卡等。 此次促销活动的主要用户是运输散货的钢铁企业。

刘秉江表示,在非道路机械综合治理中,推动非道路移动机械清洁发展,实施非道路机械第四阶段排放标准,对非道路移动源排放进行监管加强港口船舶绿色发展。

“今年,我们会同交通运输部召开了部署工作会议,推动港口船舶油气回收。挥发性有机污染物的排放是资源浪费,造成安全隐患。回收就是资源,才能实现经济发展。效益。” 刘秉江说道。

刘秉江还介绍了重点车企加强监管行动的工作要点。 他指出,推动火电、钢铁、煤炭、焦化、有色、建材等重点行业企业清洁运输,加强重点工矿企业应急管控,建立大型车辆用户和货车“白名单”,启动动态管理。

“大气治理为新能源汽车提供了应用场景,所以新能源汽车的推广进展比较顺利。” 刘秉江说:“你可以看一下,很多地方的煤矿基本上都是用新能源汽车或者走廊运到铁路上。煤炭集散点,然后通过铁路运出去,现在方兴未艾,规模越来越大。”

在谈到柴油车联合执法行动时,刘秉江表示,将严厉打击柴油车尿素罐尿素质量低、数量不足的行为,以及倒卖重瓦斯三元后处理装置的行为。司机驾驶的车辆。

“柴油车后部有一个尿素罐,这是通过SCR减少NOx排放的环保设施。有些卡车司机往尿素罐中添加质量低劣或用量不足的尿素,我们必须严厉打击”并坚决‘零容忍’。” 刘秉江说,“重型燃气车的三元后处理装置内部含有贵金属,一些卡车司机将其卸下转售,导致车辆尾气排放比国家零排放车辆还严重,严重污染环境这种情况必须严厉打击,不能容忍“劣币驱逐良币”和不公平的市场竞争。

【记者】段江汉

【作者】段江汉

【来源】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客户端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