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安全是关系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全局性战略问题。 这对于国家繁荣发展、人民生活改善、社会长治久安至关重要。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四革命一合作”新能源安全战略,指导我国推进能源消费革命、能源供应革命、能源技术革命、能源体系革命,全面加强国际合作,实现开放条件下的能源安全,为新时代我国能源发展指明了方向,开辟了能源高质量发展新路径。

全面推进能源消费方式转变

坚持节约资源、保护环境的基本国策。 建立能源消费总量和强度双控体系,节能指标纳入生态文明、绿色发展等绩效评价体系。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以年均不到3%的能源消费增速支撑经济中高速增长。 2019年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突破15%,提前一年实现2020年达到15%左右的目标。

加大产业结构调整力度。 大力发展低能耗先进制造业、高新技术产业和现代服务业,推动传统产业智能化、清洁化改造,工业能效水平进入世界先进行列。 提高新建建筑节能标准,深化既有建筑节能改造。 建设节能高效的综合交通体系,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和年增量均占全球一半以上。 推动全民节能,引导树立勤俭节约的消费理念。

推广清洁低碳终端能源。 以京津冀及周边地区、长三角、珠三角、汾渭平原等地区为重点,实施煤炭消费减量替代和散煤综合治理。 积极推进北方地区清洁取暖,制定了《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规划(2017-2021年)》。 2020年,北方地区清洁取暖率达到60%以上。 推动终端能源领域以电代煤、石油,推广新能源汽车、热泵、电窑炉等新能源消费方式。 推动多种清洁终端能源互补综合梯级利用,形成分布式能源生产和消费一体化新模式。

构建多元化、清洁能源供应体系

确立生态优先、绿色发展导向,深化能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优先发展非化石能源,构建多元化、清洁能源供应体系。

优先发展非化石能源。 按照开发与保护并重的原则,推动水电绿色开发,建成乌东德、白鹤滩等大型水电基地。 加快发展风电、太阳能,集中式和分布式并举,不断拓展太阳能热利用市场,因地制宜开发利用生物质能、地热能、海洋能,坚持采用最先进技术以及发展核电最严格的标准。 截至2019年底,我国可再生能源发电总装机7.9亿千瓦,占全球可再生能源发电总装机容量的30%。 水电、风电、光伏发电装机容量均居世界第一。

推动化石能源清洁高效开发利用。 构建集约、安全、高效、绿色的煤炭产业体系,推进煤炭绿色开采,建设一批绿色矿山,加快淘汰煤炭落后产能。 坚持清洁高效原则发展火电,实施煤电节能超低减排改造。 大力加大油气勘探开发力度,新增探明石油、天然气、页岩气、煤层气地质储量分别达到50亿吨、3.5万亿立方米、1.5万亿立方米、0.5万亿立方米; 原油产量持续稳定恢复两年,天然气产量连续四年增产超过100亿立方米。

统筹发展能源传输和存储基础设施。 构建互联互通的能源传输网络,打造稳定可靠的能源储运调峰系统。 完成9个国家石油储备项目,天然气储备体系初步建立,煤炭储备体系完善,电力安全稳定运行水平提升,能源综合应急保障能力显着增强。

支持农村能源基础设施和扶贫项目建设。 到2015年底,无电群众用电问题全面解决。 近年来,实施小城镇中心村农网改造、平原农村打井、贫困村通电专项工程。 2018年以来,重点推进深度贫困地区和乡村振兴。 卞村农网改造升级。 实施光伏扶贫工程,建设光伏扶贫电站2636万千瓦,惠及约6万个贫困村、415万户贫困户。

充分发挥科技创新第一动力

大力实施能源领域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构建绿色能源技术创新体系,推动能源技术水平不断提升。

形成了完整的清洁能源装备制造产业链。 成功开发制造了单机容量100万千瓦的世界最大水电机组,并具备最大单机容量10兆瓦全系列风电机组的制造能力。 加速光伏发电技术迭代,持续刷新转换效率世界纪录。 世界首批先进三代核电机组在我国建成投运,世界首座自主创新三代核电技术反应堆建成并投入运行。

化石能源清洁高效开发利用技术水平显着提高。 油气勘探开发技术能力不断提升。 低渗透原油、稠油高效开发、新一代复合化学驱等技术处于世界领先水平。 页岩油气勘探开发技术装备水平大幅提高。 绿色、高效、智能煤炭开采技术取得突破。 大型煤矿采煤机械化率达到98%,掌握煤制油气工业化技术。

先进电网、智慧能源走在世界前列。 建设全球最大、安全可靠的电网,供电可靠性位居世界前列。 全面掌握特高压输变电技术,开展柔性直流、多端直流等先进电网技术示范应用,智能电网、大电网控制技术取得重大进展。 随着数字化与能源融合发展,“互联网”智慧能源、储能、区块链、综合能源服务等一大批新能源技术、新业态、新模式蓬勃发展。

能源体制和市场化改革释放市场活力

深化能源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市场化改革,加快完善能源治理机制,为推动能源高质量发展提供制度保障。

构建有效竞争的能源市场。 有序放开油气勘探开发市场,管道运输与销售业务分离。 建设煤炭、电力、石油、天然气交易平台。 建设中长期交易、现货交易等电能市场与配套服务市场相结合的电力市场,积极推进全国统一电力市场体系建设。

完善能源价格主要由市场决定的机制。 按照“管住中间、放开两端”的总体思路,初步建立了以许可成本加合理利润为核心的电力、油气管网链路定价体系,并放开竞争性链路价格。有条不紊地进行。 2020年,全国市场化交易电量预计将达到2.9万亿千瓦时,约占社会总用电量的39%。 完善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推进天然气价格市场化改革。

深化能源领域“放管服”改革。 减少能源项目事前审批事项,加强和规范事中事后监管。 提升“用电”服务水平,在世界银行组织的全球优化营商环境评估中,我国“用电”指标排名由2017年第98位提升至2019年第12位。发挥能源战略规划和产业政策的作用,完善能源规划体系和政策,加强能源市场监管。 能源安全生产监管加强,电力系统安全风险总体可控,油气生产、核电站安全生产状况良好。

全面加强国际能源合作

我们要本着互利共赢的原则开展国际合作,积极参与全球能源治理,共同维护全球能源市场稳定,引导应对气候变化国际合作。

能源贸易投资顺畅。 我们将坚定不移扩大对外开放,大幅放宽外资准入,推动能源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 全面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取消煤炭、油气、电力(核电除外)、新能源等领域外商投资限制。 积极推动跨境、跨区域能源基础设施互联互通。

推动“一带一路”能源合作。 广泛与“一带一路”国家开展能源投资、贸易、产能、技术标准等领域合作,共同构建“一带一路”能源伙伴关系。 响应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积极参与能源可及性国际合作,支持“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能源可及性项目建设,解决无电人民的用电问题。

积极参与全球能源治理。 积极参与二十国集团、亚太经合组织、金砖国家等多边机制下的国际能源合作。 我国已与90多个国家和地区建立政府间能源合作机制,与30多个能源领域国际组织和多边机制建立合作关系。 2012年以来,我国成为国际可再生​​能源机构成员、国际能源宪章观察员国、国际能源机构联盟成员。 积极倡导和推动区域能源合作,搭建中国与东盟、阿盟、非盟、中东欧等区域能源合作平台。

携手应对全球气候变化。 我国秉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积极推动全球能源低碳转型,支持最不发达国家、小岛屿国家等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挑战。 我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可再生能源市场,推动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成本快速降低,加速全球能源低碳转型。

加大力度推动能源低碳转型

习近平主席在第75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发表重要讲话指出,中国将加大国家自主贡献力度,采取更有力的政策措施,力争2030年前二氧化碳排放达峰,力争达到2060 年之前达到峰值。实现碳中和。 这明确了我国能源低碳转型的目标。

我们将全面实施“四次革命、一次合作”新能源安全战略,坚定不移走绿色低碳可持续能源发展道路。 一是继续坚持节能优先,倡导节约能源、优先使用清洁低碳能源的绿色生产生活方式。 二是加快推进低碳能源替代高碳能源、非化石能源替代化石能源,依靠非化石能源等清洁能源满足增量能源需求,逐步使清洁能源成为世界能源大国。主要能源供应。 三是继续加强能源技术创新,通过技术进步打破能源资源约束,为经济社会发展增添新动能。 四是继续深化能源市场化改革,完善能源治理机制。

当前,共同维护全球能源安全、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已成为世界面临的重大挑战。 我国将在全球能源治理体系中发挥建设性作用,深化全球能源治理合作,共同促进全球能源可持续发展,维护全球能源安全,共同建设清洁美丽的世界。

《人民日报》(2020年12月31日第11版)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