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产业体系是各产业有序衔接、深度融合形成的完整、先进、安全的产业体系。 农村工业的基本性质决定了其不可或缺。 乡村产业扎根县域,承载乡村价值。 推动乡村产业振兴,对于构建现代产业体系、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具有重要意义。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产业振兴是乡村振兴的重中之重,也是务实工作的切入点。 在没有产业的农村,很难聚集人气,更谈不上留住人才。 农民增收的途径不能拓宽,文化活动不能拓宽。 执行起来很困难。” 推动乡村产业振兴,涉及产业发展方式、结构、动力的系统转变。 客观地讲,当前对乡村产业振兴的认识和行动还存在一些偏差,需要进一步厘清。

乡村产业振兴的一个重要特点是结构合理化。 发展农村产业富民是方向,但粮食生产决不能放松甚至削弱。

现代产业体系是多种产业协调集成发展的产业形态和网络体系,具有结构合理化的特点。 推动乡村产业振兴,需要改变目前产业结构特别是第二、三产业发展相对滞后的不平衡状况,促进产业结构合理化。 但在资源总量约束下,优化农村产业结构必然涉及到合理确定保障粮食安全、促进农民增收、活跃农村经济等多重发展目标的优先顺序以及作用。粮食生产、经济作物和非农产业的资源要素。 平衡配置问题。 这些目标既矛盾又统一,需要统筹考虑。 实践中,由于没有认识到保障粮食安全的重要性,或者保障粮食安全的目标与其他目标相对立,优化农村产业结构被简单理解为减少粮食面积、压缩粮食产量,以牺牲粮食产量为代价。 。 发展农村产业富民,也带来粮食安全风险。

需要看到的是,推动乡村产业振兴虽然需要平衡多个目标,但保障粮食稳定安全供应既是首要目标,又是关键基础,是必须守住的底线。 对于我们这样一个人口超过10亿的大国来说,解决粮食问题始终是治国理政、保障国家安全的重中之重。 为此,必须把发展粮食产业经济作为建设现代农村产业体系的首要任务,推动实施土地储粮、科技储粮战略,着力增粮增收。增强产能、延伸粮食产业链、提升价值链、打造供应链,全面提升粮食产业链、供应链的韧性和安全水平。 同时,要处理好粮食、经济作物和非农产业发展的关系,健全农村富民产业发展支撑体系,完善新增建设用地保障机制,支持农民工发展。农村新产业新业态发展壮大。

农村产业的发展与资源要素禀赋结构密切相关。 要充分利用土地和水源,避免产业同质化。

虽然资源要素禀赋不是产业结构形成的唯一决定性因素,但产业结构的升级和竞争力的形成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资源要素禀赋结构的变化。 相对而言,乡村产业对资源要素和环境的依赖程度更高。 在一些农村产业发展比较好的地区,其产业结构和资源要素禀赋结构往往比较一致,两者是相辅相成的。 ,进而实现资源优势向产业优势的转化。 相反,一些地方脱离本地资源因素,盲目跟风发展新产业、新业态。 他们一味地追求形式上的“高端”。 最终往往“水土不服”,最终“昙花一现”。 同时,有些地方虽然当地资源丰富,但挖掘不够深入。 他们简单地模仿、照搬资源利用方式,片面追求产业规模扩张和数量增长,导致农村工业项目同质化严重。

我国幅员辽阔,风俗各异。 不同地方农村的自然资源、社会资源、人文资源是不同的。 乡村产业发展必须立足一地水土,做好“土特产”文章。 面对新的市场需求,用好新技术和营销手段,突出地域特色,体现风土人情,合理开发当地资源,因地制宜发展农产品加工、生态旅游、民俗文化、休闲旅游等产业,努力培育消费者认可、具有竞争优势的特色产业,才能真正将农村资源优势、生态优势、文化优势转化为产业优势,提高产业质量、效率和竞争力。

农村产业发展是效率与公平本质上统一的发展。 我们不能只顾产业升级而忽视农民。

谁发展、依靠发展、谁享受发展成果,是推动乡村产业振兴首先必须回答清楚的根本问题。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发展乡村产业,必须突出农民主体地位,始终把农民利益放在第一位,决不能剥夺和削弱农民的发展能力”。 推动乡村产业振兴,需要以效率改革为引领,对传统产业进行改造升级,但根本导向仍然是带动农民就业、增加收入。 这是我国“大国小农”的国情、农业国情和社会主义本质决定的。 因此,我们追求的乡村产业振兴本质上必然是效率与公平的统一发展,这与西方农业现代化的价值目标不同。

从实践来看,有些地方在农村产业升级过程中,由于没有建立比较完善的利益联动机制,虽然农村产业规模越来越大,但从业人员却越来越少,而农民的参与程度越来越低,甚至出现违规行为。 以牺牲农民意愿和利益为代价推动乡村产业升级,背离了发展乡村产业的初衷。 推动乡村产业振兴,农民既是最广泛的参与者,也是最有力的推动者,更应该是主要受益者。 为此,推动乡村产业振兴,要建立完整的利益联动机制,形成产业链上企业与农户优势互补、分工协作的格局,聚焦产业发展,增强乡村振兴活力。农民收入,并尽可能保留增值福利和就业机会。 交给农民,让他们有活干、有钱赚,让他们更多地分享产业的增值收益。

农村产业发展的基本原则是有效市场与有效政府的结合。 要避免政府包办一切,防止“市场万能论”。

实践证明,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政府更能发挥作用。 两者是辩证统一、相辅相成的。 推动乡村产业振兴,关键是要厘清政府与市场作用的界限,寻求两者的有效结合和结合。 农业的弱性和公共产品属性为政府干预提供了必要性。 保护和支持农业是世界各国的普遍做法。 目前,我国农村工业已经超越农业范围,农业功能不再仅限于生产功能。 政府直接干预农村产业发展的理论基础和现实条件发生了变化,这意味着农村产业政策和干预模式需要相应调整。 完全的。

从实践来看,一些地方仍然单纯采用以农业为主的方式发展乡村产业,或者用行政命令代替群众意志,代替企业主体决策。 他们设定目标、设定任务,这往往会导致农村工业项目的实施。 建设“一拥而上、分散”,造成资源巨大浪费。 与此同时,一些地方乡村产业发展走向“市场万能”,放任市场无序竞争,在农业基础设施建设、要素保护、利益分配等方面缺乏必要的支持和干预,或导致缺乏必要的社会资本。 没有支持,就会陷入发展困境,或者导致“老板富,老乡穷”。 推动乡村产业振兴,需要把握政府与市场关系的新定位,正确处理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厘清政府与市场在发展中的界限。农村工业。 在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公平市场环境建设、利益分配关系调整等方面,政府要发挥积极作用; 同时,要深化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健全农村市场体系,健全基本市场体系,充分发挥市场作用。 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

现代农村产业体系是一个开放的体系,必须融入城乡经济循环,而不是封闭的自我发展。

封闭的工业体系是不可持续的,现代工业体系往往更加开放和协作。 农村产业体系融入城乡经济循环越深,活力和市场适应性就越强。 我国传统农业相对封闭,对外生产要素投入少,产品交换范围较小,生产力提高受到诸多限制。 如果乡村产业发展只着眼于农业和农村,将乡村产业脱离城乡分工体系和经济周期,就很难实现产业振兴的目标。 推动乡村产业振兴,必须打破传统农业相对封闭的发展格局,在融入城乡经济循环的同时实现更高层次更高层次的发展。

具体来说,推动乡村产业振兴不能仅仅局限于乡村要素的组合和配置。 要在打破要素流动壁垒的基础上,推动更多城市资源要素流向农村,提高要素配置效率。 推动乡村产业振兴,并不是要把产业链的各个环节都放在农村,而是要立足县域统筹布局乡村产业。 从实践来看,随着新技术的变革和城乡关系的变化,城乡之间的产业转移将不再是单向的,而是双向的,以资源型产品开发为产业链、农产品加工和一些劳动密集型产业在城乡之间可以分布不同的环节和价值功能。 为此,要立足全县统筹发展,科学布局生产、加工、销售、消费等环节,推动城乡价值链网络共建,促进融合发展城乡产业双向转移,实现附加值联动发展一体化。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