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为丁玉辉在测量树的胸径。
入伍第二年,上级将丁玉辉调到了昆明总队,还是森林,但不再跟战友们往森林里钻了。他怅然若失,却一时不知道究竟为什么。直到一次给家里打电话,母亲刘凤琴接的电话,丁玉辉问父亲在没在家,母亲答了一句:“坝上栽树去了。”那一瞬间,他的心猛然一动,怅然若失的感觉不翼而飞。

他叫丁玉辉,是土生土长的塞罕坝人,也是百万亩林场的第三代建设者。

2003年底,丁玉辉退伍了,他与十位同乡一起又回到了塞罕坝。留在部队的战友曾劝丁玉辉,让他也继续留下。但他想了又想,还是想回坝上。他想念那里的林海,他离不开森林。父亲也支持他回来,父亲说塞罕坝需要年轻人。

从出生到现在,他始终与一种事物有着不解之缘——森林。

丁占仓是丁继友的四叔。多年以后,高中毕业的丁继友在四叔的带领下,以临时工的身份走进塞罕坝机械林场三道河口分场,帮忙植树造林。就这样,丁继友成了第二代塞罕坝林业人。

在云南绵亘的群山中,丁玉辉背着军用报话机,与战友们处理过几起森林火险。一望无际的绿色海洋中,他紧紧跟在战友们身旁,用热血与青春守护着祖国的森林。当然,也曾有过小小的遗憾,以为入伍后能手握钢枪,成为保家卫国的英雄。但是,当他在森林中穿梭,仰头从茂密的树冠罅隙去寻找天上的白云、灿烂的阳光时,这小小的遗憾就像森林里飘荡的雾气,很快被驱散了。

四十年后,2022年7月的一个下午,我与丁玉辉面对面坐在了塞罕坝一家宾馆的房间内。窗外不远处的山坡上,就是墨绿的森林。虽是盛夏,却不用开空调,整个坝上就是天然避暑胜地。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