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是国内旅游业转型的一年。 随着市场的变化,出现了许多新的网红现象。 在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首席专家、中国旅游协会休闲度假分会会长魏小安看来,现在很多村庄都开始发展旅游业,但并不是所有村庄都适合旅游。发展。

乡村交通基础设施现状_乡村里的中国人物现状_乡村旅游现状案例/

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首席专家、中国旅游协会休闲度假分会会长魏小安。图/受访者提供

新京报记者:数据显示,近两年周边旅游蓬勃发展。 您也提到,乡村微度假是国内旅游市场的新业态、新亮点。 这是否意味着乡村旅游的春天已经到来?

魏晓安:现在很多村庄都开始发展旅游业,但并不是所有村庄都适合发展旅游业。 从乡村振兴的角度来看,适合乡村微度假必须满足以下条件。 首先,靠近城市,交通便利。 近年来,周边旅游盛行; 其次,乡村旅游要有自己的文化特色,特别是可挖掘的历史文化特色; 第三,卫生条件好,村子一定干净; 第四,城市基础设施要完备。 对于年轻消费者来说,乡村度假不能没有厕所和热水澡; 第五,社区环境要友善,不能随意“坑客”。 如果满足这些条件,乡村旅游只要性价比好就可以开展——价格并不重要。 如今,消费者对价格的敏感度越来越低,而对品质的要求却越来越高。

乡村里的中国人物现状_乡村旅游现状案例_乡村交通基础设施现状/

图片/IC照片

新京报:当前发展乡村旅游面临哪些困难?

魏晓安:第一个问题是同质化。 如果这个村子和那个村子没有区别,游客为什么要去呢? 比如,袁家村是陕西省著名的乡村旅游目的地,但陕西只能有一个袁家村,想要模仿袁家村很难成功。 一般来说,乡村旅游如果追求同质化,就没有吸引力。 第二个问题是公地悲剧。 乡村度假的一个通病就是小环境很好,但公共环境和设施很差,没人管理。 乡村旅游要发展好,关键是村里是否有一个强大的村集体来解决这些公共问题。 第三个问题是盲目追求原汁原味的乡村生活。 乡村微度假是培养一种与城市生活截然不同的新生活方式,而不是简单粗暴的“进农家院、上农家乐、吃农家饭”。

另外,现在很多乡村旅游一味追求流量,这使得乡村微度假回归传统的“观光景点”,体验不佳。 在我看来,乡村微度假比较成功的案例是距离乌镇三公里的浙江乌村。 休闲产业十分丰富,拥有30个乡村旅游娱乐项目、30多种乡村小吃,并限制游客数量,保持了乡村生活的魅力。 安宁和生态。 如何让游客停留一两晚,同时又保持体验新鲜、不重复——这是乡村微度假村行业需要研究的新课题。

新京报:京郊微度假发展有何新变化、新问题?

魏晓安:这两年京郊微度假最大的变化就是民宿的兴起。 从最早的京郊农家乐、民居到如今的民宿,随着需求的发展,这一新业态逐渐完善,发展也很快。 目前有第三代精品民宿和第四代乡村酒店。 近年来北京有一个特殊现象,就是海外消费的回归,这也给旅游休闲领域带来了新现象。 一些高端项目以前没有市场,但这两年却开始走俏。 目前北京乡村度假的问题是质量还不能满足市场需求——我相信京郊项目不缺钱、不缺需求,缺的是意识和质量引导。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曲小艺

曲晓义、李峥 编

薛景宁校对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