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公众对极端天气、自然灾害等气候危机的感知愈加强烈,应对气候变化已经成为全球的普遍共识。正如上海交通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副教授魏文栋所说,应对气候变化是一个跨时代的治理难题,推动经济社会全面转型,进而实现碳中和目标是减缓气候变化的重要举措。

除了社会公众,更需要在企业生产端思考,如何实现从绿色走向低碳乃至零碳,助力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然而,当前绿色发展和经济效益之间仍然面临两难权衡,这也成为地方政府和企业转型动力不足的重要原因。如何才能实现党的二十大报告中提出的协同推进降碳、减污、扩绿、增长,亟需切实可行的破局之道。

魏文栋认为,在保证经济社会平稳发展、推进绿色低碳转型的同时,需要考虑发展壮大绿色低碳产业。他注意到,当前,我国在光伏、储能、新能源汽车等领域已经具备了较强的全球竞争优势,应该鼓励相关产业和企业抓住国内外绿色低碳转型的机遇,在全球产业链、创新链、价值链中占据更为重要的位置。魏文栋同时表示,实现双碳目标的关键在于科技创新及构建更好的治理体系。

记者:绿色低碳的概念是在怎样的国内外背景下诞生的?中国在这方面有哪些重要进展?

魏文栋:自上世纪80、90年代起,一些气象学家、大气科学家就注意到,地球的地表温度变化开始出现异常。而现在的很多研究表明,自工业以来,大量的人类活动,尤其是化石能源消费已经成为导致气候变化的主要原因。其中,排放量占温室气体约80%的二氧化碳影响最大。

事实上,气候变化是一个跨世代的治理难题,我们必须考虑地球未来的可持续性,努力减少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排放,并适应气候变化对自然和人的影响,而实现碳中和是应对气候变化非常重要的治理目标。

对中国来说,2020年提出双碳目标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节点。在双碳目标下,整个经济社会系统,包括生产和生活方式都将全面转型。就产业界看,双碳也意味着发展机遇。

记者:碳排放量不同的产业如何实现绿色低碳发展?应从哪些方面思考节能降碳?

魏文栋:首先,针对碳排放密集型产业,要逐步从高碳转变为低碳,可以对高碳工业流程进行技术和管理方面的改造,将高碳排放的过程通过节能降碳改造为低碳。技术方面,比如钢铁生产可从长流程变成短流程,从高炉炼钢变成电炉炼钢,完善废钢回收网络和循环经济体系。工艺流程和管理流程方面,也有能效提升的空间,比如通过数字化手段匹配供需,提高能效利用水平。

其次,对于一定要使用化石能源、无法避免碳排放的产业,可以通过零碳和负碳技术,构建更为低碳清洁的新型能源体系,如综合利用光伏、风电、储能,实现零碳的电力供应,发展可再生合成燃料等。

其实,无论是零碳园区还是零碳工厂,目前主要起到试点示范和推动作用。只有通过试点迈出第一步,才能逐步降低技术成本。中国广阔的市场和需求,以及政策上的支持和补贴,都有利于推动试点示范项目发展,降低企业的研发成本和风险。在绿色低碳产业不同赛道中,究竟哪种技术路线最终会脱颖而出尚无定论,需要多元布局,鼓励百花齐放,给予各类技术发展的空间。以美国的页岩气为例,这一颠覆性技术的突破,彻底改变了全球能源供需格局。

记者:践行绿色低碳的动力来自哪里?如何在实现绿色低碳转型的同时,兼顾经济效益和产业发展?

魏文栋:中国之所以要实现双碳目标,一方面是要体现大国责任,另一方面也是国内经济社会转型发展的需要。

我认为,在推动双碳目标的过程中,不仅要保证经济平稳增长,也要在腾笼换鸟的转型中发展绿色低碳产业。因为单纯以降碳为目标的转型可能会减少GDP和利润,地方政府和企业的积极性未必高。但如果通过产业政策去引导和扶持发展绿色低碳产业,就可能创造GDP和利润的增长点,也会带来践行绿色低碳发展的动力。

比如,2021年上海市委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出 抓紧部署绿色低碳赛道,2022年又发布了《上海市瞄准新赛道促进绿色低碳产业发展行动方案(2022—2025年)》,对上海发展绿色低碳产业做出了明确规划。此外,福建宁德和云南曲靖也在发展绿色低碳产业中走在了前面,带动了当地的经济增长。

要想在实现绿色低碳转型的同时兼顾经济效益和绿色转型,核心在于企业一定要先把绿色低碳纳入生产经营的重要绩效指标中。只有先将绿色低碳作为企业经营目标来考虑,接下来具体需要在什么阶段布局投资,就是一个综合权衡的问题了。因为,现在各行业绿色低碳发展的路径相对已经比较明确,所以需要企业首先把双碳变成自己的目标。比如,一些外贸企业对欧盟碳关税比较敏感,就会意识到绿色低碳对自己的生产经营有所影响,并考虑把碳排放纳入经营目标中。

记者:绿色低碳产业在发展中存在什么机遇与问题?该如何解决?

魏文栋:绿色低碳产业发展与产业特点和市场需求相关,从全球范围看,中国在光伏、储能、新能源汽车等领域已经具备了较强的全球竞争优势。可以说,在人类应对气候变化的过程中,我们在一些领域已经实现了率先转型,抓住了绿色低碳产业的新机遇,推动中国制造中国智造走向全球。

不过,绿色低碳产业链较长,各地在投资和发展这一产业时需要根据自身生产要素情况而定,要考虑产业区域上的差异化,避免区域间围绕绿色低碳产业发展形成恶性竞争和过度投资。因此,绿色低碳产业发展也需要中央层面的顶层设计和统筹规划。

记者:从绿色走向零碳,本质上需要解决的是什么问题?有何好的建议?

魏文栋:要实现双碳目标,根本上需要科技创新。按照当前的技术水平,要实现碳中和的成本很高,只有通过颠覆性技术突破、产业才能降低降碳成本,推动绿色低碳转型,对经济发展的影响也会相对较小。因此,我认为应该加强产学研共同体协作,通过科技创新带动商业模式创新,最终推动经济社会全面转型,实现双碳目标和可持续发展。

除了技术,还要从政府和市场层面更好地构建治理体系。从国内角度看,一方面,需要进一步提升治理水平,让社会公众对双碳目标有足够清楚的认知。另一方面,也要在稳步推进过程中发挥好市场和企业作用,通过市场化的减排机制推动碳的治理。从对外角度看,以一个更加包容的治理体系应对气候变化是非常重要的。有研究表明,发展中国家由于经济、产业发展不足,有可能会受到更多的气候变化影响。中国需要承担大国责任,逐步参与引领全球气候治理,支持发展中国家共同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

魏文栋系上海交通大学副教授

编辑:宋杨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