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治理最核心的问题_能源治理_能源治理与法律前景/

能源治理最核心的问题_能源治理与法律前景_能源治理/

第七届全球能源安全智库论坛以“一带一路、全球能源治理与创新”为主题,专家们探讨当前全球能源安全合作与政策协调、能源生产和消费清洁转型、治理机制等。 改革创新等问题得到广泛讨论。 其中,“一带一路”倡议对促进亚欧共同发展和互联互通的作用受到与会者的关注。

能源治理最核心的问题_能源治理与法律前景_能源治理/

未来中国能源安全将面临怎样的局面?

刘强(全球能源安全智库论坛秘书长):

2016年以后,中国经济从生产型经济转向消费型经济。 总体来看,我国能源消费需求已经达到峰值,但未来不会立即下降,而是在波动中逐步下降。 预计将从2020年的44亿吨标准煤下降到2040年的39亿吨标准煤,保持基本稳定,但天然气将保持快速增长。 未来30年,中国能源结构也将发生重大变化。 煤炭将从2020年的59%下降到2050年的36%,石油将维持在19%,天然气预计将从目前的10%上升到2050年的25%。在消费结构方面,随着我国工业化进程逐步推进完成后,工业部门的消费比重将从55%下降到40%左右,而其他部门的比重将上升。

陈锐(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石油市场研究所副所长):

我们预计中国石油消费将在2035年左右达到峰值。天然气峰值距离较远,但目前天然气从上游、中游到下游的流动还不完善。 全球天然气行业仍处于发展完善阶段,中国正处于起步阶段,未来发展空间很大。 中国已将天然气作为未来的主要能源。

李平(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所长):

较低的油价短期内不会改变,我们仍然需要推动能源革命,这是由我国追求清洁能源、智慧能源所决定的。 低油价下,推动能源革命不应依靠油价上涨,而应通过机制创新和技术进步,让清洁能源更加经济、可及。

能源治理_能源治理与法律前景_能源治理最核心的问题/

全球天然气消费增速也明显高于石油。 预计将以2%至2.5%的速度增长,是石油增速的两倍。 这意味着未来天然气消费比重将会增加。 其中,亚太地区是消费增长的主要来源。 届时,世界天然气贸易方式将发生巨大变化,液化天然气贸易在全球贸易中的比重将不断增加。 随着液化天然气贸易规模的扩大,主要生产国和消费国之间的关系将更加密切。

全球能源治理面临哪些挑战,如何创新解决?

洪涛(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能源政策研究室主任):

全球能源治理机制改革需要具有包容性、面向未来。 全球能源治理框架的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 短期来看,IEA、OPEC等现有能源治理机制的改革需要更加务实。 从长远来看,能源治理的覆盖范围应比能源贸易更广泛,并应在广义能源安全的背景下致力于共同安全。

杨坤(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常务副会长):

能源革命的本质要求我们在不同的供给来源和方式、消费结构和模式、技术路径上实现更加多样化、更加自由的选择。 通过更多的可选组合,在一个相互补充、充分竞争的框架内,我们的能源框架将更加安全,我们将能够毫无障碍地享受现代能源体系带来的便利和自由。 可以说,能源革命就是为社会提供越来越充分的能源选择。

陈新华(北京国际能源专家俱乐部主席):

在市场全球化的背景下,能源安全的关键在于国际市场的有效运转。 没有有效运转的国际市场,世界最强大的国家就无法单方面保证自身的能源安全。 如果说国际能源市场是一条河流,那么生产国和消费国就是这条河的居民,能源安全就是生产国和消费国充分合作的产物。 由于它们都依赖于同一个能源市场,确保其正常运行成为生产国和消费国的共同责任。

能源治理_能源治理与法律前景_能源治理最核心的问题/

“一带一路”倡议对推动全球能源治理将发挥哪些积极作用?

蔡昉(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

实现共同发展是“一带一路”倡议的关键词。 发展不仅是经济的发展,更是社会的发展。 应更多考虑社会和环境改善目标,将有限资金优先投向社会、经济、环境效益突出的领域。 此外,倡导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必须注重保护各国劳动者和弱势群体的利益。 全球化必然导致一些经济体转型,一些行业受益,另一些行业受损。 这些社会成本仍然需要考虑,因此再分配政策很重要。

李平:

全球共建是实现能源安全最根本的保障,需要建立全球天然气共同市场。 目前,东亚地区尚无统一的天然气交易市场。 在“一带一路”倡议下,加强亚洲天然气生产、输送、分配、消费等环节互联互通和信息共享,构建亚洲能源命运共同体,推动亚洲天然气市场形成天然气交易。 此外,利用铁路液化(天然气)集装箱运输和罐式集装箱运输来弥补我国天然气多渠道运输方式,也是一种新的天然气供应思路。

能源治理_能源治理与法律前景_能源治理最核心的问题/

中国应如何深度参与地区和全球能源治理创新?

洪涛:

中国正在以更加开放、灵活、不失底线的方式深度参与全球能源治理。 它的态度越来越立足市场,越来越坚持开放的能源观。 从外部到内部、从追随到影响,中国必须实现能源输出国和消费国全面协调转型,才能实现全球协调能源安全。

盖尔·拉夫特(Gail Luft)(美国能源安全委员会顾问):

中美能源合作需求巨大。 一个是最大的能源生产国,另一个是最大的能源消费国。 目前,能源并不是中国从美国进口的前五名产品之一。 2016年双边能源贸易额仅为26亿美元,2017年迅速增长至87亿美元。但美国对华能源出口潜力依然巨大。 ,并有助于扭转当前中美之间的贸易逆差。 美国财长曾表示,中美能源贸易份额达到400亿美元是很容易的。

何钊(国际能源署中国办公室主任):

中国深度参与全球能源治理有多种路径:一是坚持多边合作模式,与国际社会携手并进; 二是在全球能源事务中发挥关键作用,分享中国能源发展经验。 三是进一步融入全球能源市场,贡献中国创新智慧和力量; 四是加强现有能源机制下的政策沟通,增强话语权; 五是加大人力、技术、资金投入。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