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扩张对生态环境的负面影响——以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为例(吉首大学人类学民族学研究所,湖南吉首416000)随着旅游业的蓬勃发展,旅游接待量超过旅游环境负荷的现象给旅游区带来了一系列生态环境问题,主要是水污染、土壤板结、空气污染严重、生态多样性遭到破坏、动植物种群数量减少等。 旅游业发展的种种迹象表明,旅游业干扰了人类正常生活,从而引发了一系列生态安全问题。 为了实现人类与生态环境的和谐,实现区域经济可持续发展,以张家界旅游开发导致区域生态环境恶化为案例,提出相应的文化策略分析。 关键词:生态环境; 文化战略; 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 CLC分类号:C95 文献标识码: 文章编号:1671 9743(2010)01 旅游扩张生态环境的负面影响 ———案例研究 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 郭靖 吉首大学 湖南41600) 摘要:旅游业的急剧发展带来生态环境生物多样性人类正常生活受到干扰旅游业的发展。 同时旅游造成生态安全。 人类生态环境和谐区域经济发展作者相应分析了基于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的文化战略。 关键词 文化生态学; 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 收稿日期:2009年25月 作者简介:湖南湘潭,吉首大学人类学民族学研究所硕士研究生、助教,从事民族文化遗产保护研究。

一、简介 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位于湖南省西北部,云贵高原隆起与洞庭湖沉降区交界处,总面积4810 hm。 20世纪50年代,当地政府在张家界建立了国有林场。 20世纪70年代末,张家界罕见的石英砂岩峰林奇观被发现并开发。 1982年林场被命名为“张家界森林公园”,从此成为中国第一个国家森林公园。 随后,吸引了大量中外游客到此旅游,旅游业迅速崛起。 旅游总量和旅游收入大幅增长。 1982年,接待游客总数达813万人次。 截至2007年,接待游客人数是1982年的30倍。全区2003年实现旅游总收入16161亿元,2004年2518亿元,2005年29128亿元,2006年33135亿元, 2007年旅游收入3713亿元。近五年的统计数据显示,游客数量的指数级增长给旅游区带来了可观的旅游收入。 旅游业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地区经济的快速发展,提高了当地人民的生活水平。 繁荣的背后也隐藏着危机。 经测算,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的容量为4550人。 根据公园旅游步道确定的日空间容量为13255人次。 根据景区水环境总磷质量标准确定的最大生态环境容量为775人/日。

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最佳旅游环境容量为每天13255人。 P146) 第29个黄金周 怀化大学 2007年黄金周日均接待量分别为16,719人次、17,245人次、23,578人次、23,679人次、27,112人次。 2611%、3115%、7719%、7816 10415%。 1997年至2007年间,酒店床位数量翻了一番。这些数字激增的原因,一方面是接待游客的需要,另一方面是当地居民渴望摆脱多年的贫困。 ,导致景区内旅游设施不断扩大、随意建设。 黄金周期间,游客大量进入旅游区,不仅增加了旅游交通压力,而且加速了旅游资源的消耗,恶化了当地的生态环境,给当地的生态环境和生态安全带来了问题。旅游区。 一系列负面影响。 人类活动一旦超过承载能力,就会对生态环境造成威胁,有时甚至是毁灭性的。 2、旅游对区域生态环境的影响。 笔者对近年来旅游业的扩张给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的生态环境造成的严重后果进行了统计分析,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水污染程度加重。 :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的水体主要来自金鞭溪。 联合国世界遗产高级顾问曾对金鞭溪清澈的水流和保存完好的植被惊叹不已。

但近年来,由于超负荷的旅游运营,金鞭溪水质受到严重污染。 据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水质监测报告显示,水中有机磷指标超标率达100%。 2000年,污染程度达到顶峰。 2001年总磷比2000年增加了3%。P47)这些有机磷主要来自洗衣粉和洗涤剂。 许多宾馆、饭店的生活污水经过简单的隔油、化粪池处理后直接排入金鞭溪。 一些生活垃圾也直接倒入小溪中。 2005年,境内生活污水排放总量为3718处,达1981P236)由于污染物排放超过水体本身的自净能力,金鞭溪水体经常散发出恶臭,大量污水排放。一些地区的藻类数量有所增加。 水体受到严重污染。 此外,随着游客数量的大幅增加,当地对农畜产品的需求也随之增加。 农村大量使用化肥、农药和含激素的商品饲料来满足市场需求。 农药和化肥淹没了土壤和水。 农副产品中残留的农药、化肥难以彻底清除,对当地居民和游客的健康造成极大危害。 1998年,森林公园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出“黄牌”警告。 当地政府部门开始重视污染的严重性,并组织人员拆除部分设施,建设污水处理设施。 水体污染程度才有所改善。

增加土壤硬度,减少微生物含量:由于张家界森林公园特殊的地理环境,旅游步道一般都建在深山、峡谷中。 游客的视野有限。 很多游客在游览时不自觉地偏离轨道、践踏土壤。 泳道附近植被被踩死,泳道外缘土壤硬度变大,土壤容重增大,含水率下降。 游客踩踏对土壤的影响主要发生在距游览区外缘2m的土壤范围内。 从游客踩踏对土壤的影响来看,土壤压实、裸露形成的“节点”和“链条”呈条状或板状分布在游览区两侧。 在黄石村、金鞭溪、天子山等主要旅游景点,“段”和“链”段形成了较大的面积。 这些板块不仅破坏了景区的美观,还会导致土壤硝化作用增强,增加水土流失风险,可能威胁旅游步道的安全,给游客的活动造成诸多安全隐患。 。 此外,旅游践踏对土壤微生物量、土壤酶和微生物作用强度的影响也达到较高水平。 微生物抵抗外界的能力被破坏了。 土壤有机质输入对背景区土壤酶活性的降低程度大于缓冲区土壤酶活性。 大于活性区土壤酶活性。 空气质量污染:旅游活动对公园空气质量的影响还体现在烟尘污染上。 人体对各种污染气体的耐受都有一个最大浓度阈值。 超过此会对人体健康产生不利影响。

园区空气污染每日变化中,19:00游客就餐高峰时段空气污染程度最严重。 P26) 园区内虽有治理设施,但由于处理设施简单,大气中SO2浓度超标12 P47) 达到严重污染程度。 随着旅游业的发展,景观遭到破坏:为了适应游客的需求,经营者和管理者在景区内进行了广泛的建设工程,修建了许多新的旅游步道和其他基础设施,如旅游步道、索道、服务点、观赏点、旅游交通。 此类行为者严重破坏了景区原有的自然生态美,使景区景观破碎化、碎片化,给游客的游览活动带来诸多隐患。 如1997年竣工的黄石寨索道和2002年竣工的白龙天梯,都不同程度地影响了石英砂岩峰柱、石壁。 此举遭到环保人士严厉批评,并引起各界人士强烈不满和争议。 据调查统​​计,景区现有25人(P46)。 此外,游客随意攀爬、折断花木、在树上雕刻,对公园内的植物造成不同程度的破坏。 动植物习性变化:景区内物种资源丰富,有高等植物3000多种,是整个欧洲的两倍多。 有关专家称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为“亚热带珍稀物种基因库”。 从相关评价因素来看,旅游活动影响了植物种子的传播,许多植物资源的种类和数量日益减少。

旅游业对草本植物和灌木的影响最大,其次是树木。 许多植物改变了原有的光、热、水分等条件,生物群落结构也随之发生变化。 许多喜荫植物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喜阳植物。 森林公园被誉为天然野生动物博物馆,有南方虎、果子狸、猕猴、大鲵、水獭、穿山甲等国家级野生动物。 经过旅游开发,公园内野生动物的种类、数量、结构发生了显着变化。 许多动物正濒临灭绝或已经灭绝。 P51)只有猕猴的数量从原来的30只增加了。 P124)在保存的动物中,一些动物的生活习性由于人类活动的影响而发生了改变。 比如,游客对野生动物的长期捕猎,使得它们对人类产生依赖; 人类的户外游憩活动导致野生动物离开最适宜的栖息地,缩小其生存空间,扰乱其生活规律。 公园内的野生动物中,猕猴和红腹松鼠的习性变化最大。 3、旅游发展效果偏离文化生态背后的文化战略分析。 长期以来,人类在自然生态系统规律下生存和发展。 他们的文化体系与自然生态系统相互适应,人与自然和谐共处。 然而,随着人类的发展,文化类型不断跳跃,人类的思想和行为已趋向于征服自然、超越自然。 在改造世界的同时,是以破坏生物多样性和文化多样性为代价的。这样看来,自然生态系统与人类社会发展的背离,实际上就是自然生态系统与人类社会发展的矛盾。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