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资源综合利用、节能降耗和环境保护工作放在首位,从流程优化、淘汰落后和节能减排先进技术应用三个方面着手,调整产品结构,实现了产量不变,而能源消耗量逐年降低。近几年,该公司先后投入6.6亿元用于余热、余压等余能回收和污水处理中心、变频改造等资源综合利用项目。

在邢钢,有效益的节能环保已初露曙光。现在,邢钢各工序能耗均优于河北省能耗限额要求。十二五以来累计完成节能量20.69万吨标准煤,完成十二五节能目标的105.92%,并于今年10月22日顺利通过河北省节能监察中心的节能监察。

邢钢导入能源管理体系,成为国内冶金行业首先通过北京国金恒信管理体系认证公司认证的企业之一。2011年建成的能源中心已成为公司能源、环保、生产、物流、安全、设备等监、调、控多功能合一的集中管控一体化平台。能源中心投用对该公司各种能源介质的合理平衡、优化使用提供基础条件,实现了由单一装备节能到系统节能的转变,主要表现在转炉煤气回收量提高、高炉、焦炉煤气实现零放散,富余煤气全部用于发电,年增加发电量6460万千瓦时,年节约标准煤4.01万吨。

目前邢钢的6台机组均为中温中压煤气发电机组,正在策划改为高温高压发电机组。工程师算了一笔经济账:新上两台20兆瓦高温高压机组或高温超高压机组替换现有3台6兆瓦机组拆除,可在煤气消耗量不变的情况下,分别大幅提高发电量20%~30%,每年可增加净效益约为8000万元。

邢钢还计划回收利用炼焦荒煤气余热。据测算,每生产1吨红焦,回收高温荒煤气余热至少能产生0.1吨0.8兆帕的蒸汽,节能潜力巨大。邢钢规划了焦炉荒煤气上升管,预计可产生1200万元的年效益。

焦化烟囱入口处烟气平均温度为270℃,通过烟囱白白排放到空中,浪费能源。为此,该公司计划在焦炉烟囱附近分别建设一套烟气,将产生的过热蒸汽并网供厂区内的生产和生活使用。蒸汽按照每吨150元计算,年效益为960万元。

节能环保是企业生存发展的必然选择

行走在邢钢厂区大道上,仿佛徜徉于街角公园中,道旁的空闲地上见缝插针地布满了花坛、草坪。一条条干净的水泥路上,不时可以看到湿式清扫车来回穿梭。即使是隆冬时节,翠绿的柏树和参天的松树依然相映生辉。

绿色发展是钢铁企业的必然选择,这既是社会责任,也是企业发展的内在要求。邢钢董事长苑希现说。

不断深化实施节能减排,是每个企业必须履行的社会责任和需要遵循的道德标准,也是每个企业自身获得可持续发展的必备条件,更是缩小与发达国家一流企业差距的必然途径。

在一次一次公司决策层会议上,节能减排被列上议事日程。经过多次全公司大讨论,节能减排与企业发展成为全员热议的主题。

节能减排,节的是什么,减的是什么,都是投入,都是资源的高效利用。

原来,我们用的煤粉就露天堆放,一下大雨流到马路上都是黑水。黑水就是煤,流走的都是生产的原材料,都是成本。后来,我们在国内率先建设了10个筒仓,一个仓可存放一万吨煤,既减少了污染,又节约了成本。刘宏伟介绍。

推进节能减排,也是企业从低级走向高级的必然历程。邢钢在这一方面经常对标国外先进钢铁企业,国外企业在人工成本远远高于国内企业的情况下,依然取得比国内钢铁更好的效益,其中有产品的因素,也有节能减排的因素。

节能减排的意义,实质就是资源转化率的概念。节能减排的程度越高,资源转化率就越高,产出就高,效率就高。因此,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体现了企业和国外企业的差距。对资源利用越充分,排放的废弃物就越少。节省下来的就是财富,减少的排放就是资源。在产品品质相同的情况下,比的就是成本控制。节能减排提高了邢钢在行业内的竞争力。刘宏伟认为。

面对日趋低迷的外部环境,邢钢深刻地认识到节能管理不仅在于承担社会责任、满足政府要求,也是企业降低生产成本、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最直接和最有效方法,因此在优化产品结构的同时,更加注重节能降耗。

能耗物耗高、污染物排放量大、发展模式粗放等问题已经影响到企业的生存。环境保护要求的提高,生态转型是邢钢作为城市钢厂的必然选择。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