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落实,是一切政策红利释放的关键。当前民间投资增速不断下滑,中央支持非公经济发展的政策遭遇哪些落地慢、落地难?地方配套措施是否存在不同步、不到位?国务院派出的9个专项督查组在山西、吉林、四川、河北、重庆等地展开了督查追问。

屡遭“白眼”频频“碰壁”

“现在民间投资面临的最大困惑就是缺乏公平待遇。”重庆一家环保企业负责人向督查组坦言,比如不少医药、文化、环保企业效益都不错,在国家政策引导下也想扩大投资,但屡遭“白眼”频“碰壁”,影响了投资动力。

《国务院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在投资核准、融资服务、财税政策、土地使用等方面,对非公有制企业和其他所有制企业一视同仁,实施同等待遇。督查组发现,一些地方和金融机构并未做到“一碗水端平”,规模上“重大轻小”,身份上“重公轻私”,地域上“先内后外”。

四川远舰建设集团董事长杨远见颇有感触地说:“现在很多PPP项目就是为国有企业‘量身定做’的,很少有民企参与的份儿,有的地方直接告知‘优先考虑国企’。一方面是因为国企能从银行贷到更低成本的资金,另一方面政府也想避免引发道德风险质疑。我们申请过很多PPP项目,都被以各种理由拒绝了。”同样反映突出的,是到银行屡屡“碰壁”。“银行都会拉出一个规模排名,行业前20强可以放贷,中小民营企业只能‘靠边站’。”

门好进脸好看事不办

“在落实支持民间投资相关法律法规方面,存在规范性文件内容‘打架’,项目审批程序繁琐,甚至一些文件规定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导向等问题,主要原因是地方政府职能转变还不够到位,就加强市场监管和促进民营企业发展的统筹考虑不足。”重庆市政府法制办高级法律专务谢建军表示。

从第一阶段对9省(区、市)实地督查的情况看,企业对这两年政府服务态度转变普遍予以好评,不过对政府办事效率仍有不少“吐槽”,认为是从“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变成了“门好进、脸好看、事不办”,一些基层干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对支持民间投资缺乏积极性。

青海央宗药业法人代表徐楠向督查组反映,公司开发了一款降血糖的藏药,研制花了六年,审批已经五年半了,相关部门迟迟拿不出审批结果,每次打电话催促,得到的答案总是“我们人手太紧”。“再这么拖下去,项目肯定要黄了。”徐楠说。

原标题:项目为国企“定制” 放贷中小企“靠边” 

作者 admin